教授崔永元:白岩松称他做事认真 还放不下转基因

发布时间:2018-06-09 20:56:13

教授崔永元:白岩松称他做事认真 还放不下转基因

  他的助手从记者席的后面走到侧面,在他能看到而记者们看不到的位置,用两只手比出暂停的动作,示意他采访该结束了。他装作没有看见,继续回答记者们接连不断的问题。几分钟后,助手再次比出暂停的动作,眉头渐紧。他还是继续回答问题。又过了几分钟,助手更显焦急,他再也不能装作没看见了,告诉记者,最后两个问题。他回答了七个问题才离席。

  这是站在舆论风波中心的崔永元,在6月5日下午4点多进行的一次媒体采访会。离席前,他主动甩出了大家猜疑的那两个名字。借着轰动效应,回到了楼上的办公室。

  2013年从央视离职后,他的身份一直在转换,却一直没有离开《实话实说》建立的公众形象。白岩松觉得他做事认真,敬一丹认为他“蛮拼的”,柴静说“大家都爱他”。早先曾因反转基因,他自费跑去美国拍纪录片,和方舟子及各路网友辩论,在政协会上提提案。如今他成为中国传媒大学的教授,一心做口述历史研究,在这一领域开疆扩土。

  按照此前的安排,各媒体应该分别进行专访。助手告诉记者,他已经密集接受了两天的媒体专访,考虑到精力有限,且当天媒体众多,就改成了多家媒体共同进行的采访会。

  崔永元的年纪已经写在脸上,标志性的笑容还在,让熟悉他荧幕形象的人们不禁感叹。入座时看到记者们留在桌上的纸片,他第一反应是掏出花镜戴上,端详一番。

  人们也知道,尽管他的微博认证还是知名主持人,但他已经不是《实话实说》的崔永元了。人们因《实话实说》栏目对崔永元仍然抱有正义期待。

  期待的种子在他向转基因宣战的时候就已埋下。2013年从央视离职不久,崔永元耗时10天走访了美国的洛杉矶、圣地亚哥、芝加哥、斯普林菲尔德、西雅图、戴维斯六个地区,对专家和民众进行了有关转基因食品的近30场访问。他将截然相反的观点罗列在一起,形成68分钟的纪录片。

  这一纪录片让众多早已对转基因食品产生怀疑,又说不出问题在哪的国内观众找到了依据,但也被众多农业专家、科普人士和“挺转”公众所诟病。争论演变成骂战,“崔永元空有豪情却缺乏常识”的观点由此产生。其中,他将自己与方舟子的骂战视为一个里程碑,“从那之后我什么都不怕了”。

  对此敬一丹评价说,他太较真了,他的失眠、他的纠结,恐怕都和较真有关。白岩松则回忆道,两次出去采访,最后小崔都是被担架抬了回来,“严肃是他笑容后面的目的。”

  至今他还放不下转基因。采访中他不时地问记者们,“我说转基因的时候,多希望你们能来啊。那时候你们都在哪呢?”

  争论的最后,以崔永元在网上销售有机食品结束。商城还因为售卖的农产品价格高昂而一时成为新闻焦点。崔永元不得不宣布永久退出电商的管理运营,卸任CEO。但关注这一事件的网友们,对他“反转”的动机起了疑心。

  “我才不在乎网友的想法和评论呢。我告诉你,什么样的人在乎网友评论,你今天记住了。就是把评论关掉、删掉(的人)。我们都不屑做那样的事。我们为了表示不屑,所以我们都不理粉丝的那些留言。”6月5日的采访会上,崔永元表示。

  人们依然对他的正直和善良抱有信心。柴静说:“他身上的真诚和决不伪饰,有了这个,他才有勇气和智慧嘲弄那些可笑而巨大的东西。他代表着我心中评论部的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

  她回忆崔永元患抑郁症后,有一年央视评论部的年会。崔永元亲自张罗,请了赵本山、郭德纲和罗大佑等大腕。但是陆陆续续,台下的人有些走了,或是打着手机出去了。罗大佑一直坐在场下,喝了两瓶酒,一直到11点多上场。罗大佑也不登台,踩个凳子抱住吉他。

  罗大佑对着话筒说:“小崔,不怕,我也抑郁过。不是我们有病,是这个时代有病。”崔永元正对罗大佑坐着,热泪盈眶。

  他的睡眠还要靠安眠药,少的时候一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多的时候也不过五六个小时。躺着的时间长,就是睡不着。医生恨不得把他绑走,找个没信号的地方搁下。他身边的人希望风波赶快过去。

  崔永元自己也说,已经习惯了清静的生活。当天的采访在一个大教室进行,他背后的屏风上、教室墙壁上、沿墙排布的玻璃柜里,都是字画。记者们坐的实木椅子非常拙朴、笨重,一挪动就发出刺耳的巨大声响。这里是他给研究生上课的地方,他现在是中国传媒大学的一名教授。

  “我在这带研究生,我从来不坐在这个地方讲课。我从这开个头,一分钟,我就会走到那边的桌子那。”他拍拍自己坐着的藤椅,指着记者席后面,“跟学生去交流。听他们的每一个问题,主要听他们的,然后我表达我的观点。”

  他享受和学生一起讨论的过程。大家一起研究怎么写学术著作、编教材和各种各样的书。此前,他的团队编著的《述林1:战争阴云下的年轻人——1931-1945中国往事》已经出版。这是一部非虚构纪实文集,收录了21位中国抗日战争的亲历者及其家属对抗日战争的回忆。

  他的团队成员曾公开表示,做口述历史最出名的唐德刚用一生心血做了30多人,而崔永元团队在短短14年时间内,有4000多位受访者,5000人次采访。无论是对中国还是对世界而言,这都是无价之宝。

  崔永元的办公室在自己“冠名”的口述历史研究中心楼上。一楼的安保人员称: “崔老师的办公室走廊两头都上了锁,他喜欢安静。”

  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有5个展馆和6个展室,全部免费对外开放。他希望学生们去参观。展馆还具备“朝馆夕室”功能,日间接待访客,晚上用于学生自习。在此前的开放活动中,他表示希望传媒大学和二外的大学生们到口述历史研究中心做志愿者,协助中心做好资料的翻译、整理,加快资料的开发和数字化工作,为口述历史尽一份力。

  口述历史研究是他2013年离职央视后的“自留地”。著名历史学家马勇称,历史是横看成林侧成峰的,而近代中国留存下来的史料,很多需要去纠偏。口述历史从不同的侧面提供了历史记录,能使历史更逼近真相。

  崔永元经常会被问道:“做口述历史有什么用?”在2016年的一次活动中,崔永元非常无奈地说:“无用,无用之用。它分成三部分,第一部分是资料采集,这个就是2002年到现在,我和我的伙伴们干的事儿。第二部分是,采集的资料要整理、录入和校对,要把它做成资料库,让研究者去使用。第三部分就是使用。现在我们还一直没有做使用这件事情。”

  他曾公开表示,不谦虚地讲,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在中国是做得最好的,但是跟国际水平相比,还只是中等,所以希望大家能慢慢地喜欢口述历史,坚持做下去。